这里被称为中国的肯尼亚,随处可见成群的野生动物

三江源动物种群整体恢复 动物王国生机盎然 一次看到三只雪豹
雪豹作为青藏高原食物链的顶级动物,备受世人瞩目。在三江源保护区内,雪豹无论是数量还是发现地增加都比较明显。
原来,科研人员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牙曲放置了红外线拍摄仪,但在很长时间都拍不到雪豹的身影。现在红外线拍摄设备时常能拍到雪豹活动的画面。同时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雪山乡、拉加镇都拍到过雪豹。
陈振宁教授更是有幸见到过三只雪豹。就在今年,我们在拉加镇目击雪豹距离不到十米,当时见到了三只雪豹,一大两小,小的两只雪豹身体也不小,属于亚成体,也就是说半大孩子。能同时看见三只雪豹是很罕见的,这说明雪豹的数量多了。说起目击雪豹的经历,陈振宁教授难掩喜悦,经常能看到雪豹的是居住在山里的牧民,我们调查时经常听牧民说起雪豹。
雪豹最爱的美食是岩羊,岩羊多在裸露的岩石地活动,这与雪豹的活动地点一样。加之岩羊种群数量增加,目前有几万只,这就意味着能养活的雪豹就更多了。而岩羊增多的原因,在于保护区草场的禁牧保护,加上牧民放养的羊少了、捕杀的少了,草场空了,岩羊的生存空间大了,岩羊数量增长也就比较快。
在三江源保护区,数量增加最明显的是棕熊,目前棕熊广布三江源地区。在科研人员走访时,经常听到棕熊闯入民宅找食物、搞破坏的事件。陈振宁教授说,棕熊是杂食动物,据说比较喜欢吃鱼、糖、面粉,所以喜欢拜访牧民家或帐篷。但一般棕熊很少伤人,如果面对面遇到了,可能有攻击人的行为。
藏羚羊不太怕人了
在食草动物中,高原精灵藏羚羊数量增加比较明显,现在,在青藏公路、青藏铁路边上都能看到藏羚羊,而且也不太怕人了,跟人的安全距离缩短了。以前,捕杀行为多的时候,藏羚羊老远见到人就跑了,现在公路边上随时能看到,尤其到了藏羚羊迁徙的时候,在五道梁的动物通道能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陈振宁教授说。
同时,白唇鹿、藏野驴、野牦牛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数量多了。汽车开进山里面,在山路边往山上看,就能见到几只、几十只甚至几百只不等的白唇鹿。
科研人员最多时看到过上千头的藏野驴群。藏野驴主要分布在治多、曲麻莱、玛多,它们分布较为集中,在分布区能经常看到藏野驴矫健的身影,其他地方就很少见了。
青藏高原上个头最大的野牦牛,因为被猎杀的少了,数量也在恢复增加。野牦牛虽是食草动物,但凭借着巨大的身体,没有了天敌,成为青藏高原食草的顶级动物。陈振宁教授就曾在冬季的曲麻莱草原上,见过一百多头野牦牛。
草原上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数量也在恢复增长中,包括被称为四不像的鬣羚、林麝、马麝、马鹿等。值得一提的是,在果洛玛可河林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猕猴的数量多了,科研人员调查时,每天在不同的沟里都能看到一群群猕猴,少则几十只,多则几百只。而常见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荒漠猫首次在玛可河林区发现,荒漠猫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身体比家猫大,尾巴上有环形斑,常见于我省海西州荒漠地带,这次在玛可河林区看到,说明荒漠猫不一定只在荒漠中出现。
黑颈鹤、胡兀鹫、金雕数量多了
说完地上跑的动物,我们要说说天上飞的鸟类了。在三江源保护区,备受关注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胡兀鹫、金雕的数量也在增加。
黑颈鹤是我省的明星鸟,以前多聚集在隆宝滩自然保护区内,现在治多的索加曲麻河、果洛的达日、玛多的扎陵湖和鄂陵湖都能看到翩翩起舞的黑颈鹤。
黑颈鹤数量增多的原因主要在于保护力度的加大,首先是没有捕杀了,这不仅在青海,在黑颈鹤越冬的云南、贵州,捕杀黑颈鹤的行为也少了,才让黑颈鹤的种群数量开始增长。加上三江源生态环境趋好,雨水多湿地随着增多,属于湿地鸟类的黑颈鹤,可以在喜欢的湖泊、湿地安家繁殖,不再仅限于隆宝滩保护区。
以前,金雕的数量减少,在于被捕杀和吃了毒死的老鼠后二次中毒死亡。以前为了减少草原鼠害,投放的毒饵毒死草原鼠的同时,也将以草原鼠为食的金雕毒死了不少。发现这一现象后,我省在防治鼠害时改用生物毒饵,不会造成对金雕的二次伤害。同时,在三江源地区安放了招鹰架,本用来防治鼠害,却为金雕的生存繁殖提供了有利条件。目前,不仅有金雕,还有大鵟,而且数量不少。
最后,以腐食为主的胡兀鹫数量也开始增多,胡兀鹫是大型猛禽,翅膀伸开有三四米长,如今在玉树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胡兀鹫。
三江源动物分布密度大了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若凡说,自保护区建成后,最大的感受是老百姓保护动物的意识有很大提高,这对野生动物保护发挥了很大作用。目前,我们在三江源已经建立了社区、民众参与的协同保护机制,百姓一发现问题,就会立刻通知我们的执法人员,让偷猎者无法得逞。李若凡说,从每年的巡护执法工作看,偷猎野生动物的案件少了,这与保护力度的加大和保护网的建设有很大关系。
李若凡说,由于我省之前没有三江源野生动物的基础数据,所以现在监测或发现的野生动物数量没有可以对比的基数,只能说是明显增加了。从目前的监测数据来看,索加曲麻河保护区内,大型兽类的密度分别为每平方公里0.7只;雪山乡保护区的密度分别是每平方公里0.69只。这些数字最直观的表现是,野生动物栖息地和活动范围扩大了,包括雪豹、藏羚羊、野牦牛等常见了。老百姓反映大型动物袭击羊群、破坏住宅的事件明显多了。

雪豹、棕熊、黑颈鹤……这些青藏高原特有的野生动物,如今常见于各媒体的新闻中。随着我省对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这里的动物种群数量恢复增长明显,动物王国生机盎然。地上跑的天上飞的都在增多—“近四年来,到三江源保护区最大的感受是大型野兽能经常见到了。”常到三江源地区调研的青海师范大学生命与地理科学学院的陈振宁教授说,“总的感觉野生动物保护力度比较大,偷猎的现象很少了,个别现象都是几年前发生的。野生动物数量总体来说多了,尤其是大型动物,如棕熊、雪豹、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驴、野牦牛、白唇鹿、岩羊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多了,而且狼、藏狐、沙狐、赤狐也多了。”“一次看到三只雪豹”雪豹作为青藏高原食物链的顶级动物,备受世人瞩目。在三江源保护区内,雪豹无论是数量还是发现地增加都比较明显。原来,科研人员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牙曲放置了红外线拍摄仪,但在很长时间都拍不到雪豹的身影。现在红外线拍摄设备时常能拍到雪豹活动的画面。同时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雪山乡、拉加镇都拍到过雪豹。陈振宁教授更是有幸见到过三只雪豹。“就在今年,我们在拉加镇目击雪豹距离不到十米,当时见到了三只雪豹,一大两小,小的两只雪豹身体也不小,属于亚成体,也就是说半大孩子。能同时看见三只雪豹是很罕见的,这说明雪豹的数量多了。”说起目击雪豹的经历,陈振宁教授难掩喜悦,“经常能看到雪豹的是居住在山里的牧民,我们调查时经常听牧民说起雪豹。”雪豹最爱的“美食”是岩羊,岩羊多在裸露的岩石地活动,这与雪豹的活动地点一样。加之岩羊种群数量增加,目前有几万只,这就意味着能养活的雪豹就更多了。而岩羊增多的原因,在于保护区草场的禁牧保护,加上牧民放养的羊少了、捕杀的少了,草场空了,岩羊的生存空间大了,岩羊数量增长也就比较快。在三江源保护区,数量增加最明显的是棕熊,目前棕熊广布三江源地区。在科研人员走访时,经常听到棕熊闯入民宅找食物、搞破坏的事件。陈振宁教授说,棕熊是杂食动物,据说比较喜欢吃鱼、糖、面粉,所以喜欢“拜访”牧民家或帐篷。但一般棕熊很少伤人,如果面对面遇到了,可能有攻击人的行为。藏羚羊不太怕人了这里被称为中国的肯尼亚,随处可见成群的野生动物 。在食草动物中,“高原精灵”藏羚羊数量增加比较明显,“现在,在青藏公路、青藏铁路边上都能看到藏羚羊,而且也不太怕人了,跟人的安全距离缩短了。以前,捕杀行为多的时候,藏羚羊老远见到人就跑了,现在公路边上随时能看到,尤其到了藏羚羊迁徙的时候,在五道梁的动物通道能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陈振宁教授说。同时,白唇鹿、藏野驴、野牦牛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数量多了。汽车开进山里面,在山路边往山上看,就能见到几只、几十只甚至几百只不等的白唇鹿。科研人员最多时看到过上千头的藏野驴群。藏野驴主要分布在治多、曲麻莱、玛多,它们分布较为集中,在分布区能经常看到藏野驴矫健的身影,其他地方就很少见了。青藏高原上个头最大的野牦牛,因为被猎杀的少了,数量也在恢复增加。野牦牛虽是食草动物,但凭借着巨大的身体,没有了天敌,成为青藏高原食草的顶级动物。陈振宁教授就曾在冬季的曲麻莱草原上,见过一百多头野牦牛。草原上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数量也在恢复增长中,包括被称为“四不像”的鬣羚、林麝、马麝、马鹿等。值得一提的是,在果洛玛可河林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猕猴的数量多了,科研人员调查时,每天在不同的沟里都能看到一群群猕猴,少则几十只,多则几百只。而常见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荒漠猫首次在玛可河林区发现,荒漠猫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身体比家猫大,尾巴上有环形斑,常见于我省海西州荒漠地带,这次在玛可河林区看到,说明荒漠猫不一定只在荒漠中出现。黑颈鹤、胡兀鹫、金雕数量多了说完地上跑的动物,我们要说说天上飞的鸟类了。在三江源保护区,备受关注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胡兀鹫、金雕的数量也在增加。黑颈鹤是我省的明星鸟,以前多聚集在隆宝滩自然保护区内,现在治多的索加曲麻河、果洛的达日、玛多的扎陵湖和鄂陵湖都能看到翩翩起舞的黑颈鹤。黑颈鹤数量增多的原因主要在于保护力度的加大,首先是没有捕杀了,这不仅在青海,在黑颈鹤越冬的云南、贵州,捕杀黑颈鹤的行为也少了,才让黑颈鹤的种群数量开始增长。加上三江源生态环境趋好,雨水多湿地随着增多,属于湿地鸟类的黑颈鹤,可以在喜欢的湖泊、湿地安家繁殖,不再仅限于隆宝滩保护区。以前,金雕的数量减少,在于被捕杀和吃了毒死的老鼠后二次中毒死亡。以前为了减少草原鼠害,投放的毒饵毒死草原鼠的同时,也将以草原鼠为食的金雕毒死了不少。发现这一现象后,我省在防治鼠害时改用生物毒饵,不会造成对金雕的二次伤害。同时,在三江源地区安放了招鹰架,本用来防治鼠害,却为金雕的生存繁殖提供了有利条件。目前,不仅有金雕,还有大鵟,而且数量不少。最后,以腐食为主的胡兀鹫数量也开始增多,胡兀鹫是大型猛禽,翅膀伸开有三四米长,如今在玉树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胡兀鹫。三江源动物分布密度大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若凡说,自保护区建成后,最大的感受是老百姓保护动物的意识有很大提高,这对野生动物保护发挥了很大作用。“目前,我们在三江源已经建立了社区、民众参与的协同保护机制,百姓一发现问题,就会立刻通知我们的执法人员,让偷猎者无法得逞。”李若凡说,“从每年的巡护执法工作看,偷猎野生动物的案件少了,这与保护力度的加大和保护网的建设有很大关系。”李若凡说,由于我省之前没有三江源野生动物的基础数据,所以现在监测或发现的野生动物数量没有可以对比的基数,只能说是明显增加了。从目前的监测数据来看,索加曲麻河保护区内,大型兽类的密度分别为每平方公里0.7只;雪山乡保护区的密度分别是每平方公里0.69只。这些数字最直观的表现是,野生动物栖息地和活动范围扩大了,包括雪豹、藏羚羊、野牦牛等常见了。老百姓反映大型动物袭击羊群、破坏住宅的事件明显多了。

这里年降水量在300毫米左右、年平均气温0℃以下。区内空气纯净、日照强烈,天气多变正如”早穿皮袄午穿纱”描述的,一天中忽而炎炎烈日,转而疾风飘雪,忽而雷呜闪电,忽而雹霰骤下,令人难以捉摸。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1月12日,世界自然基金会与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共同发布最新一期关于中国生物多样性和自然需求的研究报告《地球生命力报告·中国2015》。《报告》显示,2010年我国有6个省区(内蒙古、云南、海南、新疆、青海、西藏)生态盈余,但到2015年,我国仅有青海、西藏两个省区维持生态盈余。换句话说,一些“财大气粗”的经济发达省份,在生态财富方面出现生态赤字。生态盈余,相对于生态赤字。也就是说,一个地区的生态容量足以支持其人类活动。在省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李晓南看来,我省仍在生态盈余仅有的两省区名单中,仅从第三方机构评价,“十二五”期间,我省包括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取得显著成效,水源涵养能力进一步增强、植被恢复进一步明显、生物多样性进一步增强,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水草丰美的喜人景象。黄河源头再现草原美景◆记者观察初冬,从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城出发,沿214国道向东行驶,就进入一望无际的湖泊和沼泽。放眼望去,星星点点、金光闪闪的湖泊如星辰散落大地,让人目不转睛。星星海,一个由四百多个大大小小湖泊形成的奇观,三江源地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早些年,这里曾是沙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路过星星海时,你会看到柏油马路上的簌簌流沙,那种场面让人恐惧。今年夏天,记者再次乘车路过星星海,特地留意柏油马路。与以往不同的是,柏油路洁净如洗,公路两旁以往移动的沙子凝固在绿草间。站在高处,俯瞰草原,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千湖美景”。在黄河源头的扎陵湖畔,记者再次见证草原的喜人变化。如今的扎陵湖,早年黄河断流的现象已不复存在,映入眼帘的是水晶般的湖面一望无际,与远处的草原相映成趣,融为一体。风沙少了,草原恢复了,湿地大面积增加。记者感叹,扎陵湖畔今非昔比,通过几年的防沙治沙,扎陵湖畔的水草变美,藏野驴又回到这片可爱的生活乐园。◆群众感言玛多县牧民扎昂感叹,早些年,星星海一带风沙特别厉害,起风时,风沙经常把路堵住,车辆无法通行,而随着三江源工程的实施,风沙天气越来越少了。响应国家生态保护政策,扎昂放弃了牛羊和草场,举家来到玛多县城。几年过去了,扎昂在县城也拥有了一份事业,三个孩子陆续上了学。今年8月,扎昂带着家人专程去了趟曾经放牧生活的地方。欣喜的是,曾经美丽而令人神往的湖泊又出现在草原。面对家园的巨大变化,扎昂合不拢嘴。扎昂说与搬迁前相比,如今草原的湖泊又渐渐多了,草又变得更加茂盛起来。与扎昂一样,生活在扎陵湖畔的牧民仁增也深切体会到草原植被的恢复,最为明显的变化是,湖水涨了,草地变湿地了。◆数据看变化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三江源生态保护一期工程的实施,使得三江源区生态系统宏观结构逐渐向良性方向发展。在工程实施前的1970年年末至2004年,三江源区草地总面积净减少1389.9平方千米,湿地与水体总面积净减少375.14平方千米,荒漠面积净增加674.38平方千米。在工程实施后的2005年至2012年,三江源区水体与湿地面积净增加279.85平方千米,荒漠生态系统的面积净减少492.61平方千米。监测结果表明,生态工程实施以来,三江源区草地生态系统、水体与湿地生态系统面积增加,荒漠生态系统面积有所减少,荒漠生态系统逐步向草地生态系统转变,工程前30年荒漠面积扩大的趋势发生初步逆转,黄河源头“千湖”湿地开始整体恢复。林业建设又展新姿◆记者观察以长江、黄河、澜沧江河谷为主干,三江源草原深处高山峡谷纵横,这些高山峡谷中零落分布着一些森林灌木。与无边无际的草原相比,这些森林灌木的面积不是很大,但它却是高原上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的重要生态体系,保护好这些有限的天然林资源,对于保护好生命的水源,显得至关重要。从同仁县城沿隆务河向南溯流而上,海拔逐渐升高,随之出现在眼前的是连绵的高山和遍布山野的苍松翠柏,这就是紧邻泽库草原的麦秀林场。穿过这片高寒森林,便进入了平均海拔3700米,属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内16县的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和泽库县,黄南藏族自治州农区和牧区的划分也以此为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片总面积为99.8万亩的林地是青南草原和黄河谷地农业区的天然屏障,在调节草原气候、涵养及净化黄河支流隆务河水源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生态角色。从黄河流域再到长江流域。位于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的玛可河林区的牧民们也尝到了封山育林带来的积极效益。玛可河林业局管护着我省境内长江流域最大的一片原始森林,这里曾经以出产大量的木材而闻名,林区的群众也曾一度过着“靠山吃山”的日子。如今,随着天保工程和三江源工程的实施,这片总面积150多万亩的林区已被全部封育。自从实施封山育林后,原来的伐木工都干起了育苗和植树工作,林区的群众也参与植树。这几年仅人工补植面积就达数万亩。科学测定的结果是林区森林覆盖率增加,林地面积扩大,林分质量提高,森林涵养水源的生态功能加强,林中野生动植物数量也明显增加,雪鸡、麝、猕猴等珍稀动物已屡见不鲜。◆群众感言随着封山育林的深入实施,麦秀林区深处的龙藏村村民告诉记者,林场不仅发工资让村里的年轻人当护林员,而且还出钱组织村民在林区拉围栏、建苗圃,我们有了增收渠道,牛羊也实行圈养了。如今,许多人家用上了煤和液化气,虽然有的人家还用烧柴,但已经不砍柴了,而是用跟着护林员进山捡来的柴。居住在玛可河林区的亚尔堂乡群众对封山育林的看法也有了极大的转变。果芒村牧民桑华说,如今虽然不让伐树,不让在林中放牧,但党和政府为我们建设了两用暖棚和种草基地,而且为我们创造许多挣钱的机会,比如,当护林员有工资,到林场干活也有收入,我们的日子更好过了,保护森林的热情也更高了。正是始终坚持了人和自然和谐共处的科学理念,随着这项浩大工程的推进,群众对包括封山育林在内的所有项目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从疑惑、恐慌到理解、支持乃至主动参与,应该说这是三江源生态建设中最有意义的重大收获。◆数据看变化遥感监测表明,植被覆盖度提高的地区总面积占三江源全区总土地面积的79.18%,其中植被覆盖度轻微提高(提高幅度2%至10%)和明显提高(提高幅度高于10%)的面积分别占总面积的43.67%和35.51%。遥感监测表明,三江源一期生态保护工程实施后,植被覆盖度的增加使得生态系统土壤保持能力有所增强。其间,(2005年至2012年)三江源区土壤保持量为每年7.23亿吨,比工程实施前(1998年至2004年)的每年5.46亿吨,增加了1.77亿吨,增幅为32.5%。模型计算结果表明,如果植被覆盖没有增加,在降雨侵蚀力增加的同等气候条件下,会出现每年1.97亿吨的侵蚀增量,增幅达66%。这说明生态系统的恢复有效遏制了由于降雨增加导致的每年1.77亿吨侵蚀增量,生态工程取得了重要的土壤保持成效。动物栖息渐入佳境◆记者观察2012年8月,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生态专家吕植率领的三江源野外科研团队,在通天河沿岸保护区和索加-曲麻河保护区,七次目击雪豹活动的踪迹。2013年11月、12月,摄影爱好者噶松仁青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萨呼腾镇沙青沟成功拍摄到三组雪豹的照片。2014年6月,一只雪豹偷偷跳进杂多县牧民达杰东周的牛圈,饱食小牛后跳不出牛圈被活捉。……11月10日晚,一只雪豹出现在杂多县城,这已是濒危物种雪豹今年第三次“光顾”县城。雪豹,一种美丽的猫科动物。近年来,雪豹频现,是三江源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的力证。除了雪豹,雪域精灵藏羚羊,是近年来三江源地区最为常见的动物了。2011年,记者曾到过可可西里,那时,一路时而能遇见藏羚羊。但与现在不同的是,藏羚羊老远见到汽车就跑,对人保持高度的警惕。如今却不一样了,在青藏公路两侧经常能看见觅食的藏羚羊,而且它们也不太怕人了,跟人的安全距离缩短了。除了藏羚羊,白唇鹿、藏野驴、野牦牛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时进入我们的视线。尤其在楚玛河流域,经常能看到上百头成群的藏野驴在河边嬉戏。以前草原上少见的野生动物逐渐增多,说明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实施以来,通过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封山育林、沼泽湿地保护、沙漠化土地防治等生态公益性项目和保护区能力建设项目的实施,目前,三江源地区林地面积逐步扩大,森林生态功能增强、沼泽湿地逐渐恢复、湖泊面积增大……草原众多趋好的态势,为野生动物的繁衍生息提供前所未有的生存环境。◆群众感言玉树市民才让说,雪豹是草原生态食物链的一种。雪豹的增加,意味着与雪豹有关联的动物数量也相应增加。雪豹最爱的“美食”是岩羊,岩羊多在裸露的岩石地活动,这与雪豹的活动地点一样。近年来,加之岩羊种群数量增加,目前有几万只,这就意味着能养活的雪豹就更多了。岩羊增多的原因在于,保护区草场的禁牧保护,加上牧民放养的羊少了、捕杀的少了,草场空了,岩羊的生存空间大了,岩羊数量增加也就比较快。蒙古族小伙巴义尔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工作了四个年头。这几年,巴义尔深刻感受到,经过无数人的不懈努力,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恢复明显。巴义尔说,今年他们没有救护过一只藏羚羊,可见,藏羚羊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好了。经常往西藏跑长途的货车司机马积恩说:“现在青藏公路、青藏铁路边上都能看到藏羚羊,而且它们也不太怕人了,跟人的安全距离缩短了。以前,藏羚羊老远见到人就跑。现在尤其到了藏羚羊迁徙的时候,在五道梁的动物通道能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数据看变化据监测,三江源地区藏野驴、藏羚羊、岩羊、野牦牛、藏野马等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栖息活动范围呈扩大趋势。目前,黄河源区玛多县境内的藏原羚数量已达4万只以上,比10年前增加了1.5万只;藏野驴3万多头,比10年前增加了2000多头;岩羊7000多只,比10年前增加了4800多只,其他野生动物和各种野生鸟类的数量也明显增加。调查显示,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索加-曲麻河保护分区藏羚羊数量从上世纪80年代不足2万只,已恢复到目前的7万多只。2012年首次观测时,班德湖的斑头雁数量仅为1170只,到2014年增加到近3000只。从2006年开始,青海省依托黄河上游苏只河鱼类增殖站、玛可河川陕哲罗鲑救护中心等科研保护基地,累计向黄河、长江流域上游地区放流花斑裸鲤、极边扁咽齿鱼、齐口裂腹鱼等鱼苗600余万尾,极大地补充和恢复了三江源渔业水域的鱼类种质资源,促进水生生物的多样性保护。目前,三江源共分布兽类93种、鸟类255种、鱼类41种。十年来,为保护三江源的生物多样性,依托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等重大生态工程,我省采取退牧还草、野生动物保护工程、珍稀土著鱼类增殖放流等综合措施,已经取得实效。湿地系统全面改善◆记者观察10月初,走进享有“黑颈鹤故乡”之称的玉树藏族自治州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只见湖面上水鸟嬉戏,湖边有牛羊饮水,悠然自得。太阳升起后,黑颈鹤从四面八方飞来。中午时分,数量达到顶峰,上百只黑颈鹤在隆宝滩地上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有的在隆宝湖里捕食,有的在滩地上翩翩起舞,有的组队展翅翱翔,还有的在天空中飞了一圈又一圈,越飞越高。太阳落山以后,不管人群是否散去,黑颈鹤都会自觉歇息,在隆宝滩上相依相偎,等天明再飞起来。10月,草原的冬天早早来临,可是成群的黑颈鹤依旧依恋故土,不愿到千里之外的南方过冬。据保护区工作人员介绍,黑顶鹤“情系”这片土地,主要是保护区这块浸润的湿地,以及丰富的食物,为黑顶鹤提供了安逸的生活环境。每年成群的黑顶鹤到隆宝后产蛋,直至培育小的生命,它是保护区生物食物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位于我省海拔约4200米的玉树州玉树市隆宝镇草甸上一狭长地带,东西延伸25公里,南北宽约4公里,面积1万公顷,是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三江源区面积较大的一块湿地。因为湿地的存在,每年草原春暖花开的时候,黑顶鹤会不远万里从遥远的南方飞到高原,延续新的生命。我省湿地资源面积为814.36万公顷,占全国湿地总面积的15.19%,湿地面积居全国第一。我省湿地资源具有类型多样、原始生态系统功能强大的特点,是我国乃至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生态调节区。目前,全省分布的湿地主要分布在海西、玉树、果洛等地区,几乎包括了内陆湿地和人工湿地的所有类型,值得一提的是,湿地面积持续增加,为三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种类的增加,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环境。◆群众感言经过连续多年治理,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取得初步改善,“中华水塔”功能得到增强。以人工增雨为例,仅在2013年,三江源地区就增加降水42.91亿立方米,相当于300个杭州西湖的水体容量。玛多县三江源办公室负责人说:“三江源一期工程实施以来,玛多县局部生态环境逐步好转,‘千湖美景’又回来了。”经过十年的建设,三江源地区各生态系统变化趋向稳定,区内草地、水域、湿地、森林面积大幅增加,为生物多样性的增加提供了强大的生存基础,而生物多样性的增加又为生态系统的恢复发挥了关键作用。◆数据看变化三江源生态保护一期工程的实施,使得三江源地区水源涵养服务功能提高,水资源总量增加,水质保持优良。工程实施前(1998至2004年)三江源地区林草与湿地生态系统水源涵养量为384.88亿立方米/年,工程实施后(2005至2012年)为408.95亿立方米/年,增加了24.07亿立方米/年,增幅为6.25%。三江源主要河流断面水质的连续监测结果表明,绝大部分断面水质为Ⅰ类和Ⅱ类,个别断面水质的个别指标为Ⅲ类。说明工程实施后江河源区水资源总量增加,水质保持优良,为长江、黄河、澜沧江流域的水资源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

难道我们自己国内就没有这样的地方可以拍野生动物吗?当然有,其实还很多,在中国广袤的西部大地,有着很多荒芜人烟的地方,那里就生存着许多的野生动物。

图片 4

图片 5

如果运气好,还可以看到野熊,这是一头小熊仔,是同行的胡林庆老师所拍

图片 6

所以每年都会有很多国人不远万里,远渡重洋,花费重金去肯尼亚拍动物

在2017“雪域昆仑,行摄茫崖”的活动中,我们在柴达木盆地、在昆仑山腹地那些无人区穿越的时候,便看到了大量的野生动物,有岩羊、黄羊、藏羚羊、骆驼、藏野驴等。

图片 7

不过随着这些年保护意思的提升,国家也加大了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和对盗猎者的打击力度,现在中国几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物数量正在恢复。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远处山谷里成群的野牛,我们只能远远的观看,不敢太靠近,野牛是极其凶猛的动物,他要是发努,一头撞过来,汽车都会被撞开好远。

说到野生动物,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非洲的肯尼亚,因为肯尼亚的草原上有着世界上最多的野生动物,和最为壮观的动物迁徙场景,可以与非洲著名五大猛兽狮子、猎豹、野牛、非洲象和非洲犀牛近距离接触,可以拍到很多很美的野生动物照片。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我们是七月份去的,当地朋友说季节不对,夏天热了,这些野生动物都进山里面去了,所以不容易看到,要是山里下雪了,才会在山下看到大量的野生动物。

图片 15

图片 16

远处一座山上的岩羊,岩石上密密麻麻全是羊,这是同行的胡国庆老师用600的镜头拉过来拍摄的效果,还是裁剪过的,像我们200焦段的镜头根本拍不出来,等你走近的时候,它们早就跑得不见了。

一路上,我们还多次遇见野牛,只是距离比较远,拍出来效果不太好

图片 17

据当地朋友介绍说,经过多次考察估算,保护区约有野牦牛2500头,藏野驴20000头,藏羚40000只左右……所以将这里称为中国的肯尼亚也是名符其实。

而藏羚羊更是多次发现

图片 18

保护区气候寒冷,干旱多风,蒸发强烈,全年没有无霜期,没有四季之分,仅有冷暖之别,暖季短且暧保护区内的藏野驴,湿同期,冷季漫长干冷。

图片 19

区内,随处可见各种动物的遗体

当地朋友介绍说,在昆仑山腹地的自然保护区内,生活着野生动物有359种,其中,有碲类30种,鸟类79种,昆虫250种。国家一类保护动物12种、国家二类保护动物17种。保护区内已发现高原植物267种,分属30科83属,新亚种17种。

只不是前些年盗猎太多,中国太多的野生动物被盗猎者杀死,听青海茫崖的朋友说,以前那些盗猎者直接带着机枪对着成群的野生动物进行扫射,几分钟时间便猎杀上几百上千头,这些盗猎者要的只是他们的皮或角,而他们走后,草原上便会留下惨不忍睹的动物遗体,要么被剥去皮,要么被割去角。

图片 20

在阿尔金山的时候,我们在草土里歇息,一头野驴还跑来了我们身边散步,却一点不都不怕我们。

不远处,则有熊仔的妈妈守护着,其它人及动物都不敢轻易的靠近(此两图均为胡林庆老师拍摄)

保护区内动物资源十分丰富,高等野生脊椎动物已知有65种,其中爬行动物1种,鸟类21科39种,兽类10科25种。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有:野牦牛、藏野驴、藏羚、黑颈鹤、胡兀鹫、金雕共8种;国家二类保护动物有:棕熊、石貂、猞猁、豺、兔狲、盘羊、岩羊、藏原羚、秃鹫、高山兀鹫、藏雪鸡、猎隼等12种。图片 21

图片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