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222.com 1

www.35222.com:城口县特色产业与乡村旅游并行

生态循环种养山地鸡实现“吃干榨尽”

走生态循环种养之路 城口山坳里飞出“金凤凰”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3月1日11时讯奇崛秀丽的大巴山腹地,河谷两岸的高山连绵不绝,灰白的水泥路沿着河谷蜿蜒进村,白墙黛瓦的楼房错落分布于道路两侧,一副欣欣向荣的面貌呈现在城口这片大地上。自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城口县坪坝镇把山地鸡产业作为脱贫攻坚的举旗产业,以小家禽带动大脱贫,走出了一条山地鸡全产业链的发展之路,原本自养自用的家禽,如今成了帮助村民脱贫的金凤凰。
养殖生态鸡贫困户搭上脱贫快车
天还未亮,在城口坪坝镇大梁山,成群结队的山地鸡开始活跃起来,每天,基地内的饲养员文天昊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鸡栏看看,通过鸡的呼吸和粪便,观察山地鸡的健康状态,发现异常,他还得给鸡就诊。
以前家乡产业没发展起来,必须外出打工,现在在养殖场工作,离家近,还能随时回家看望父母。文元昊称,进过电子厂,也进过矿山,现在觉得还是在家乡好。
2018年5月,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城口坪坝镇建起了城口最大的山基地养殖基地,充分利用农户丰富的林地资源,发展山地鸡养殖产业,并雇佣大量农户在基地内务工。山地鸡产业发展起来,解决了部分村民务工问题,也带动了周边群众增收致富。
城口山地鸡品牌响,有名气没数量,山地鸡收益甚微,老百姓积极性不高。坪坝镇党委书记唐真兴透露,去年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入驻坪坝,这种情况得到了改变。
鸡棚由坪坝镇各个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投资修建,企业负责生产销售,集体经济组织折资入股企业实现股金收效,帮助群众实现土地林地租金收益和务工收益,带动群众自己发展实现生产收益。
我们提供鸡苗、饲料,老百姓只需出劳动力养。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勇称,鸡苗12块钱一个,饲料赊账给农户,出栏时,公司再20一斤收回来,届时会扣除饲料钱。
许良智是当地的山地鸡养殖大户,去年他买了3000只鸡苗,首次尝试养鸡,算上鸡蛋和鸡,平均一只鸡可以给他带来20块钱的纯收入。许良智称,他们只管喂鸡,不承担任何风险,比自己买鸡苗要划算。
等着天气回暖,就去领鸡苗,今年打算还要扩大养殖规模。许良智说。
生态循环种养山地鸡实现吃干榨尽
随着山地鸡养殖规模扩大,养殖产生的大量粪便一度让曹勇感到苦恼。经过多次探索,最终,曹勇找到了一个生态循环的种养模式山林养土鸡,鸡粪种蔬菜。
在饲养原生态土鸡的同时,鸡粪经过发酵处理,可放在蔬菜基地作肥料使用,蔬菜再回收做泡菜,形成一个循环系统。曹勇称,鸡粪发酵后作肥料,既解决了化肥、农药的面源污染问题,又减少了人工除草、施肥以及农药的成本,且产出的蔬菜是绿色放心菜。
除了在种养环节实现生态循环,在山地鸡的销售环节,曹勇也探索出了一个全产业链的发展之路。
农户家收购的鸡,部分会在重庆传统批发市场直接销售,部分则用来做熟食加工。曹勇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目前除了在城口有一家鸡肉加工厂外,在重庆各大商圈,他们也建起了线下餐饮门店,把以山地鸡为主的城口农特产品统一加工,在重庆进行销售,实现从生产到餐饮全产业发展,从而提高城口农特产品附加值。
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畅通了山地鸡的销售渠道,把城口山地鸡的品牌也推出去了。唐真兴表示,接下来,坪坝镇还打算以企业+创业经济人+贫困户带动的模式,与企业合作,让有经营能力的返乡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申请创业,带动更多人增收致富。

曹勇的山地鸡养殖基地 记者 唐雨 摄

10月10日上午,记者一行到达庙坝镇曹家坝山地鸡美食街时,这里正在举行山地鸡美食文化节。一锅热腾腾、火辣辣的柴火鸡为游客们驱散了深秋的寒意,锅里煮着的山地鸡便是当地的主导产业。

“我们提供鸡苗、饲料,老百姓只需出劳动力养。”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勇称,鸡苗12块钱一个,饲料赊账给农户,出栏时,公司再20一斤收回来,届时会扣除饲料钱。

自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城口县坪坝镇便把山地鸡产业作为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以小家禽带动大脱贫,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致富路”,原本自养自用的家禽,成了山坳里飞出的脱贫“金凤凰”。

而与北屏乡相距不远,同为“北极”村庄的河鱼乡则选择打造农耕文化旅游品牌,在平溪村建成了农耕博物馆、农耕体验场、农耕民俗文化广场等景点,通过加强可玩性将游客“留下来”。

奇崛秀丽的大巴山腹地,河谷两岸的高山连绵不绝,灰白的水泥路沿着河谷蜿蜒进村,白墙黛瓦的楼房错落分布于道路两侧,一副欣欣向荣的面貌呈现在城口这片大地上。自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重庆城口县坪坝镇把山地鸡产业作为脱贫攻坚的举旗产业,以小家禽带动大脱贫,走出了一条山地鸡全产业链的发展之路,原本自养自用的家禽,如今成了帮助村民脱贫的“金凤凰”。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看到,在山地鸡养殖基地有几个集中搭建起来的棚舍,在棚舍附近,成群的山地鸡在山林中觅食、悠闲散步,不时有体格强健的山地鸡飞上树梢。

城口县北屏乡,沿街修建的“大巴山森林人家”。 特约摄影 马多

“等着天气回暖,就去领鸡苗,今年打算还要扩大养殖规模。”许良智说。

据了解,接下来,坪坝镇还打算以“企业+创业经济人+贫困户带动”的模式,与企业合作,让有经营能力的返乡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申请创业,带动更多人增收致富。

1930年3月3日,川东游击队攻下城口,城口成为第一个由游击队攻下的县城。1933年10月,城口县苏维埃政府成立。1934年9月15日,城口县第一次工农兵大会召开,并建立了县、区、乡、村四级苏维埃政权。

“以前家乡产业没发展起来,必须外出打工,现在在养殖场工作,离家近,还能随时回家看望父母。”文元昊称,进过电子厂,也进过矿山,现在觉得还是在家乡好。

车辆缓慢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河谷两岸的高山连绵不绝,白墙黛瓦的楼房错落分布于道路两侧,终点是城口坪坝镇议学村一个叫穿孔崖的地方,听说,这个地方因在山中有一个崖洞而得名。

勇夺坪坝大梁、神奇的水电报、小英雄庞童生……从1929年到1935年,红军在城口县留下了许多可供后世传颂的故事,至今仍有迹可循。1934年5月,红三十三军曾在城口县坪坝镇议学村龚家院子设立前沿指挥部,并以此为据点取得多次重大战役的胜利。如今,城口县坪坝镇仍留有多处战壕、无名烈士墓,再加上关庙街红色历史遗迹,共同形成了以龚家院子为核心的红色文化资源带。

“在饲养原生态土鸡的同时,鸡粪经过发酵处理,可放在蔬菜基地作肥料使用,蔬菜再回收做泡菜,形成一个循环系统。”曹勇称,鸡粪发酵后作肥料,既解决了化肥、农药的面源污染问题,又减少了人工除草、施肥以及农药的成本,且产出的蔬菜是绿色放心菜。

曹勇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山地鸡鸡棚由坪坝镇议学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投资修建,折资入股到企业,企业按照生态山地鸡出栏量每只鸡0.5元,每枚鸡蛋0.03元提取作为集体经济组织的收益,如年出栏山地鸡不足20万只时,企业按照20万只的标准保底给集体经济组织分红,且每年分红金额不得低于10万元。企业负责则生产销售,村民将土地和山林流转给企业,每年收固定租金,同时,企业会雇佣大量农户在基地内务工,帮助群众实现土地林地租金收益和务工收益,带动群众自己发展实现生产收益。

曹家坝山地鸡美食街规划建设了28户“大巴山森林人家”,每户森林人家定点采购5养殖户的山地鸡,一年可助农户销售2万只山地鸡。农户与森林人家签订合约,以每只23-25元的价格出售山地鸡,如每年供给超过50只还可参与“森林人家”经营分红。这种方式带动了周边400余户农户实现增收,其中建卡贫困户有200余户。

“农户家收购的鸡,部分会在重庆传统批发市场直接销售,部分则用来做熟食加工。”曹勇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目前除了在城口有一家鸡肉加工厂外,在重庆各大商圈,他们也建起了线下餐饮门店,把以山地鸡为主的城口农特产品统一加工,在重庆进行销售,实现从生产到餐饮全产业发展,从而提高城口农特产品附加值。

2018年5月28日,曹勇成立重庆勇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城口坪坝镇建起了城口最大的山地鸡养殖基地,充分利用大梁山丰富的林地资源,发展山地鸡养殖产业。

在农耕体验场,游客可体验3种不同功能的石磨;农耕博物馆中摆放着当地农户曾使用过的农具,墙上的一幅幅照片展示了平溪村农耕历史的变迁;“河鱼乡农耕文化旅游节”已成功举办两届,并在当地小有名气……河鱼乡相关负责人介绍,打造农耕文化旅游品牌使河鱼乡乡村旅游发展避免了同质化。目前,河鱼乡共有“大巴山森林人家”60家,接待床位500余个。2015年以来,河鱼乡常年接待游客6万余人次,仅今年国庆期间接待游客就达5000人次。

除了在种养环节实现生态循环,在山地鸡的销售环节,曹勇也探索出了一个全产业链的发展之路。

高山来了群“金凤凰”

苏区时期,城口县先后有3000余人参加红军和游击队,500余人随军长征,其中470余人牺牲在途中。

鸡棚由坪坝镇各个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投资修建,企业负责生产销售,集体经济组织折资入股企业实现股金收效,帮助群众实现土地林地租金收益和务工收益,带动群众自己发展实现生产收益。

和文天昊一起在这里上班的,还有附近村里的20余名村民。

“北极”村庄与农耕文化

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畅通了山地鸡的销售渠道,把城口山地鸡的品牌也推出去了。唐真兴表示,接下来,坪坝镇还打算以“企业+创业经济人+贫困户带动”的模式,与企业合作,让有经营能力的返乡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申请创业,带动更多人增收致富。

穿孔崖的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高山上,正是由于高山上良好的地势和气候,这里养出的山地鸡肉质鲜美,尤为出名,吸引着外地企业前来投资办厂,带动当地农民增收。

地处我市渝东北的城口县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近年来,城口县依托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带动贫困户开办“大巴山森林人家”发展乡村旅游,与特色产业发展形成相辅相成之势。

天还未亮,在城口坪坝镇大梁山,成群结队的山地鸡开始活跃起来,每天,基地内的饲养员文天昊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鸡栏看看,通过鸡的呼吸和粪便,观察山地鸡的健康状态,发现异常,他还得给鸡“就诊”。

议学村村民文天昊是山地鸡基地的饲养员,也是这里的“观察员”。

此外,坪坝镇光明村的红心猕猴桃种植业也发展得有声有色。2010年,该村引进龙头企业,采用“公司+股份制专业合作社+农户”的形式发展红心猕猴桃种植。农户通过土地入股参与其中,猕猴桃投产前可获得每年每亩700元的租金;产生种植收益后,则按入股比例进行分红。经过6年的发展,目前坪坝猕猴桃种植股份合作社共有社员245名,猕猴桃种植面积586亩,今年产量近4万斤,产值达100余万元。当地农户还可到基地务工,仅靠务工及租金收入,合作社社员每年每户就可增收3000元以上。今年,全村将有43户139人依靠猕猴桃产业实现脱贫。

www.35222.com 1

“我跟附近的30户农户签订了合同,以土地400元一亩,山林20元一亩的价格,流转了附近村民的土地120亩用来搭棚,山林2200亩来为山地鸡提供活动场所。”曹勇说,他们还提供鸡苗和饲料,村民只需要出劳动力养,鸡苗12块钱一个,饲料赊账给农户,出栏时,公司再20一斤收回来,届时会扣除饲料钱。

www.35222.com,1929年4月,在党的领导下,城口、万源等县工人、农民发动固军坝起义,并成立川东游击队。城口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5月,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城口坪坝镇建起了城口最大的山基地养殖基地,充分利用农户丰富的林地资源,发展山地鸡养殖产业,并雇佣大量农户在基地内务工。山地鸡产业发展起来,解决了部分村民务工问题,也带动了周边群众增收致富。

去年,是山地鸡基地建设的第一年,累计出栏了12万只鸡。“今年这个数字还将扩大,”曹勇说:“目前,今年基地一期项目年出栏商品鸡在20万只以上,平均每只售价按58元计算,可实现年产值1160万元,每只利润按10元计算,可实现年利润200万元,村集体经济组织每年最低分红10万元。”

10月10日,“长征路上奔小康”重庆全媒体“走转改”大型主题采访活动正式启动。活动首日,第一组采访团来到革命老区——城口县。如今,城口县因地制宜,正走出一条乡村旅游与特色产业发展结合,独具大巴山特色的发展之路。

“城口山地鸡品牌响,有名气没数量,山地鸡收益甚微,老百姓积极性不高。”坪坝镇党委书记唐真兴透露,去年重庆煊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入驻坪坝,这种情况得到了改变。

2018年年初,在外做山地鸡生意的曹勇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了城口鸡,心中便燃起了不小的兴趣。曹勇说,来到议学村,发现这里森林覆盖率高,山林资源丰富,确实非常适宜山地鸡养殖,于是很快便做了在大梁山发展山地鸡产业的决定。

城口县北屏乡平均海拔1100-2400米,境内森林覆盖率达82%。由于位于我市最北端,北屏乡被称作“北极”村庄。2015年,北屏乡在太平村建成太平“大巴山森林人家”集中示范片。截至目前,全乡已登记的“森林人家”有127家,其中82家已营业。该片区由政府统一修建道路、路灯、休闲广场等基础设施。开办“森林人家”的农户可获得每间客房2000元的补助,用于客房配套设施升级。此外,森林人家业主还可申请成立微企,通过后还将获得2.2-2.5万元的微企补助。太平村村民李秀清就是其中受益者。他开办的清雅居“森林人家”共有4间客房,今年七八月份,他家仅靠接待游客,两个月的纯收入就达1万余元。

许良智是当地的山地鸡养殖大户,去年他买了3000只鸡苗,首次尝试养鸡,算上鸡蛋和鸡,平均一只鸡可以给他带来20块钱的纯收入。许良智称,他们只管喂鸡,不承担任何风险,比自己买鸡苗要划算。

“金凤凰”带来致富经

养殖生态鸡贫困户搭上脱贫快车

“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到鸡栏看看,通过鸡的呼吸和粪便,观察山地鸡的健康状态,如果有异常,就要及时处理了。”文天昊说,以前家乡穷,自己也和村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进过电子厂,也进过矿山,一年都回不了一两次家,现在在养殖场工作,平均每个月可以拿到3000元,不仅离家近,也可以照顾家中的老人。

随着山地鸡养殖规模扩大,养殖产生的大量粪便一度让曹勇感到苦恼。经过多次探索,最终,曹勇找到了一个生态循环的种养模式——山林养土鸡,鸡粪种蔬菜。

山地鸡产业的发展,不仅为曹勇带来了收入,也为议学村村民带来了致富增收渠道。

如今,这个山地鸡养殖基地已经初具规模。

曹勇和他的勇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一个。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4月24日6时讯城口县地处渝东北,位于大巴山南麓,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这片红色的土地要在大巴山上书写自己的脱贫故事。